边境线上的致富带头人,住在界河边的周大哥

□ 本报记者 卓敏宜 通讯员 邹莉萍

在峒中口岸与越南横模口岸之间,每天都有不少边民在这里运送进出货物。本月初,记者前往采访时,防城港市防城区峒中镇政府的同志说,这些边民是峒中镇板典村的村民,是由板典村村支书高源昌组织起来的。

在防城区峒中镇,国境线走向十分奇特。我国领土在这里像一个半岛,往前深入几公里,所以,峒中镇板典到关口一带,左、右、前都是外国的范围。在这个“半岛”的顶尖处,是峒中镇峒中村那沙屯,与越南只有一条小溪之隔。

3月6日早上7点30分,防城区扶隆乡政府办室楼内,一位英俊的年轻人与几位办公室人员一起在几个办公室和会议室内拖地板、擦桌椅、烧开水、搞内勤。8点上班后,他与其他人一样,投入了一天繁杂的工作。这是扶隆乡党政办公室干部高源昌进入公务员队伍后日复一日的工作。

板典村是峒中口岸所在地的一个村,村委会就在口岸与峒中镇政府之间,距离口岸约1000米。在板典村村委会,记者见到了村支书高源昌。据介绍,高支书是“80后”。只见他穿着时髦,或许是经常与客商打交道的缘故,高支书见了陌生人也很随和,一点也不感到陌生。

10月23日是重阳节。这一天黄昏时分,峒中镇办公室的马副主任带着记者来到这个村庄采访。经过老街,记者来到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不过,在这里看到的山,大多是国外的山。村子边用水泥做成的大平台中间,我国的界碑庄严地伫立着。

接电话,打文件,写材料,搞接待,繁杂的办公室的工作一直忙到中午,人们走完后,高源昌才收拾桌面,做好下午的工作准备,然后,信步到街上吃一碗米粉,再回到办公室打一下盹或继续工作。晚餐,通常在宿舍里煮一碗面条吃,到办公室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总之,乡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抢着去干,倒茶倒水搞接待,开大会搬桌搬椅挂标语,总能见到他的身影。他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烦不怕脏,身上仿佛有一股永远用不完的劲。

记者问他是如何组织板典村村民在口岸工作的。高源昌说,把本村村民分成4组,无论是货物运出口岸还是运入口岸,货多时4个组一起工作,货少时就以组为单位轮流干,暂时不到口岸工作的村民就到山上采集松脂或从事其他工作。

沿着仅够汽车单向行驶的界河河堤,车子驶进了那沙屯,一个界河边的小村屯。为了采访村民的真实生活,记者决定在这个有很多新房子的村庄中,找最老最旧的一间瓦盖房,看看村里“最穷”的群众过得怎么样。

可你知道吗,这位可爱的年轻干部,半年之前,还是一位开名车、戴名表,在峒中跑边贸生意的老板,他的企业光员工就有几百人。

“这样可以保证大家都有工作做,收入大体平衡。”他说。

村里“最穷”的百姓数周大哥——至少他自己这样认为。60岁的周朝文,一家7口人住在有5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里。记者进门时,周家正乐融融地炒菜过重阳节。厨房里,两碗鸡蛋菜汤已端上了桌面,锅头里正煮着猪头肉,香气四溢。老旧的厅屋里,摆着电动碾米机、摩托车及零散的农具,小彩电里正播着各地以实际行动迎接党的十八大召开的新闻。

2011年,由于高源昌在当地有威信、有文化,在峒中镇板典村党支部换届中,被人们一致推选为党支部书记,成为当地农村经济发展的带头人。2012年春天,记者曾采访过他,一身光鲜的他大谈村里的发展规划,致富的途径和措施,说起新下发的2012年中央一号文件,竟滔滔不绝,对文件的学习和理解之透,连记者都自愧不如。不久,听说高支书考上了公务员,记者打电话给他祝贺时,他说,本来没有报考的打算,是几位朋友怂恿了一下,就报名了。既报了名,就要考好,结果,真的考上了,成了当年防城港市录取的公务员中仅有的8名“村官”之一。2012年8月,高源昌离开家乡到70公里外的扶隆乡报到上班。

据介绍,板典村农民收入多半与边贸有关。自从国家放宽边境小额贸易以来,这里进出的货物不断增加。由于板典村占据有利的口岸地理位置,从事边贸具有便利条件,边贸或与边贸有关的收入自然就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同时,板典村周围是大山大岭,森林资源丰富,尤其是松脂资源,村民收入除边贸收入外,松脂也是重要收入来源。基于这两大块,板典村农民人均收入比全镇农民人均收入高出50%以上。

在这天最后一抹斜阳中,记者在小院子里与主人拉起了家常。老周在村里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年轻时去过枝柳铁路工程工作3年,回来后在大队育种场制种6年,战争年代,他参加武装民兵支前。

从年创收几十万、上百万的大老板到当一位月薪一两千元的普通公务员,高源昌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是否后悔,能否坚持下来?是否晚上一觉醒来,还以为自己是老板?

“除了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资源因素外,板典村还有重要的一条,就是有一班朝气蓬勃的带头人。”峒中镇的同志说。

说到“穷”,老周说,按道理说,他们这个村子与峒中口岸相邻,按照国家对边民的政策,参加做边贸生意是最有利的,但是,因为过去奔波导致晚婚,所以孩子小,加之母亲九十多岁,实在没有劳动力去搞生意。他的几个兄弟做边贸先后都富了起来,都建了新房子。近年,自己的孩子长大了,能“帮一把了”,生活感觉轻松多了。在广东打工的大儿子还带回了广东姑娘当媳妇,媳妇孝道、勤快,令他很欣慰。老周说,目前孩子们都在外务工,媳妇在家做散工,我老两口种一点水稻和青菜,养了些猪鸡鸭等,小日子比起村里的大多数人不算富裕,但还凑合,因为有各种边民补贴等支撑,生活上没问题,比过去好多了,只是目前还没有能力建新房子。对于未来,老周充满信心:“有党和政府的扶持,我迟早能过上像全村大多数人一样的好日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