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999胜博发】我们很高兴,里火边民的日子好红火

据了解,里火村有385户1665人,现有500多人参与互市贸易,几乎家家户户都参与互市贸易。2011年,全村人均收入9800元,在全市各行政村人均收入中排名前列。

丁大营和沈世华感慨地说,里火人均水田不到7分,以前的经济来源主要靠肉桂、八角,收入很少。2002年沿边公路开通10年来,村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边民参加互市贸易,全村人走向了共同富裕,治安环境也大为改变。像以前,山上的肉桂自己不去剥皮,就有人偷偷地“帮”剥皮。现在,肉桂五六年没人去剥皮,肉桂树越长越大,桂皮越大越厚,当然也就更卖得价钱,那是真正的绿色银行。

数据显示,近年来东兴互市贸易总额逐年递增,从2012年的105.7亿元直到2014年的143.7亿元,年均增幅超过15%。今年1月~10月,共有62.4万人次在东兴边民互市贸易区参与互市贸易,比去年同期增加63.1%。其中进出口货量119.8万吨,同比增加60.1%;货值48.7亿元,同比增长66.2%。

“12年前我是第一批到里火的关员,12年后我又重新回到了这里,工作基本不变。但这里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特别是里火村的变化很大,因此感触特别深。”近日,记者在东兴海关辖区里火边民互市点,采访东兴海关边民互市管理科副科长李昆峰时,他对记者发出了这么一番感慨。

“里火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参与互市贸易,就连五保户也加入了。2011年,全村人均收入9800元,2012年的情况比2011年还好些。”1月1日,记者到防城区那良镇里火村采访时,里火村的村支书沈世华如是说。“这个人均收入,一定排名全市各行政村前列。”村主任丁大营很有信心地补充说。

突出边民交易主体

工作条件虽然艰苦,但关员们在里火的工作却很愉快。平日,海关关员常到村里宣传新政策,和村民一起组织打篮球赛,与村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李昆峰告诉记者,海关的工作全年无休,双休日互市点边民一样互市。而关员大多来自外地,过年过节时大家特别想家。“村民们常常过来‘抓’我们到他们家里吃饭,过年那几天食堂基本不开伙的。”

在如今的里火村,除10多个没有劳动力的困难户,95%以上的村民都建起了新楼房。全村如今只有四五十人还在外面务工,因为他们都当到了管理层,或做起了生意。

推动加工企业落地

每天早上9点,里火村及周边5个行政村互市的边民共800余人排起长队等待过境互市。根据国家的有关规定,边民每人每天买价值人民币8000元以下的互市贸易商品,可免征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海关关员在通关前必须严格检查边民的身份证、互市证和出入境通行证,还需对边民互市贸易商品申报单的品名、数量和价值进行审核。“海关同志是我们边民的好帮手,他们为我们提供服务是免费的,每次有新的政策下来都及时通知我们,经常到村里讲授各项海关知识,加强知识产权的维护。”里火村村支书沈世华说,“海关和其他联检部门还有边贸局引导我们边民用活、用足互市贸易政策,合法经营,我们真的感谢他们。”

当日接近中午时分,记者来到里火边民互市贸易点,看到数百辆板车整齐地排列在联检楼下。“今天是元旦节,越南边民也过元旦,互市贸易的边民大约只有平日的三分之一。”东兴海关边民互市贸易管理科副科长李昆峰告诉记者。

12月18日上午,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广西东兴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中湾免税港项目正式启动,这是东兴试验区利用边民互市贸易8000元免税政策,惠及国内外游客的探索创新,更是落实《国务院关于改进口岸工作支持外贸发展的若干意见》精神,进一步推动外贸稳定增长和边贸互市转型升级的重要举措。

12年,一个“本命年轮回”,李昆峰这个当年的毛头小伙,如今已经变成了驻里火互市点几名关员中持重的大哥。李昆峰告诉记者:2001年,东兴海关在里火设立监管点时,联检大楼还没建起,边检站和边贸局还没在此设点。刚来的关员有两名,用木板搭起了临时的办公室,只好租用村民的瓦房作为宿舍。那时最艰难的是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只有一台小型发电机发电,时有时无,停电最长的一次达两周。那时沿边公路没有修好,每次从城里回来,只能搭车到那垌或滩散,再搭摩托车或农用车进里火,需要四五十分钟。过节时领导来慰问也进不来,只好把东西放在滩散,我们有空了再去拿。2001年,中央电视台记者来里火拍摄“边关行”时,说里火监管点是他们走过的全国海关监管点中条件最艰苦的。2009年,里火联检大楼建起后,海关、边防检查站、检验检疫局才真正有了自己的办公地点,方便互市贸易点的管理和服务。

作为边境村,里火村的村民还享受国家的相关边民补助政策,同时还有新农合、低保、退耕还林等补助。丁大营说:“我一家7口,2011年领了各种补助的钱就有6000多块。”

乔东表示,“我们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支持企业与边民互助组建立合法的互市商品购销协议,从而更好地发挥成本和人力等资源优势,吸引很多企业入驻东兴。此外,我们希望在国家层面也能出台相应法律法规,使收购行为有法可依,彻底解决企业的‘后顾之忧’。”

本报记者 黄翠丽

本报记者 韦 佐 黄翠丽 通讯员 李 珂

着眼四大转型方向

12年过去了,海关关员换了一批又一批,里火村这个寂静的小山村变得热闹起来,边民的日子越来越红火。“在里火监管点的关员见证了里火村的变化,边民互市富裕了,我们很高兴。”李昆峰说。

2002年,沿边公路修通后,里火的边民互市贸易慢慢火了起来。而变化最大的,要从2008年开始。2008年,每个边民每天免税交易的最高额度从原来的3000元提高到8000元。免税交易额的增加和交通的便利,带动了里火的发展,村里的青壮年村民纷纷返乡做起了互市贸易。沈世华说,里火村有385户1665人,现在有500多人参与互市贸易,平均每个月“工作日”25天以上,每个边民平均月收入在2000元以上。一家3口都加入,一个月可收入1万元左右。每天每个边民互市贸易时间只需一两个小时。忙完后,继续干农活或做别的小生意。“以前村里人只会说客家话,现在很多人都会讲普通话了。北京、上海、福建等外省市的客商来收货,互市贸易生意火了,同时还带动了周边的餐饮、旅店等行业的发展。”沈世华说。

广西东兴市地处我国海岸线最西南端,是我国与东盟唯一海陆相连的边境口岸城市。2012年,广西东兴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获批。如今,在国家“一带一路”和边海经济带建设春风中,东兴试验区充分发挥互市贸易优势,“以贸促工、以工兴贸、贸工互动”的边贸互市发展新格局正在焕发勃勃生机。

大家共同富裕了,村里治安也非常好,村里没有小偷小摸。“我们村民真的很感谢国家的兴边富边稳边固边政策。同时,也感谢互市贸易点的联检部门,像海关部门,边民互市贸易不收一分关税,他们实实在在是为地方、为我们边民服务。”

东兴市思丰实业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徐志强高兴地说,“从9月份到现在我们和楠木山村海纳等5个互助组合作,生产了1000多吨坚果,纳税额已达100多万元。目前,进入坚果加工旺季,员工日夜加班,还是供不应求。”

说起里火村的边民互市贸易,沈世华和丁大营最有发言权。1996年,国家批准在里火设立互市贸易点,当时每个边民每天免税交易的最高额度是3000元。“那时路没修好,车子进不来,从事互市贸易的边民不多,全村300多名青壮年劳力都出去打工了。”丁大营说。

广西东兴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充分发挥互市贸易优势,抓住四大转型方向,通过以贸促工、以工兴贸、贸工互动兴边富民

丁大营说,他的岳母今年65岁,是个文盲,大字不识一个。参与互市贸易后,因为过境审核时都要亲自去签名,她不得不提起插田砍柴的手,一笔一划学着写自己的名字。久而久之,她把自己的名字签得十分漂亮。像丁大营岳母这样经历的老人,村里还有不少。其中年纪最大的是赖增田老人,今年75岁,是个五保户,但身子骨还硬朗,如今他还和侄子一起每天拉货。光靠互市贸易,他每年收入有两万元左右,建起了2层高的楼房。丁大营笑称,赖增田可以叫“赖增钱”了。

互市贸易区以西,满载着越南木薯粉的铁壳船挤满了北仑河,被称为“码头雪人”的搬运工来往着把货物从船上扛到货车上,一辆辆小货车开足了马力在通关口和码头间穿梭。

从“农民”变“商户”,东兴镇河洲村支书项建程就是通过“互助组”带领村民走上了致富路。“按照‘党员+村民+贫困户’模式,我们将河洲村民编成20人一组的10个互助组,利用各人优势抱团形成一个团队,专门在边民互市区内从事边贸活动。这样我们在交易中有了主动权,收入提高了,村民积极性也带动起来了。此外,还有近10个边民互助组正在筹建中。”被称为“农民中的国际金融专家”的项建程谈及互助组时如数家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