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住建委原副主任梁安一审被判13年,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2月26日,市中级法院对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原副主任梁安受贿一案进行了一审宣判,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梁安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

我每天都会做同一梦,梦里我总会看到你的影子。

文/三栖女

法院经审理查明,梁安在担任市住建委副主任、建规委副主任等职务期间,以帮助加快审批流程、取得规划手续、调整容积率等形式为房地产开发商谋取利益,其先后非法收受贿赂20次,累计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172万元及价值9.01万元的房屋一套,其中54万元为索贿所得。

梦里的你还是挂着那浅浅的坏笑,穿着你最喜欢的黑色衣服,上面是那种独属于你的清香味,只有你才会用那种淡淡的柠檬液,你还是一如往常一样的对我笑。可是每当我想伸手抱住你的时候,梦就醒了。

——“爱情很美,不可方物。”

这样的梦反反复复折磨了我1825个日日夜夜,让我每夜都在黑暗中哭醒,然后使劲拉紧棉被,把自己紧紧抱住。梁安,这是我们分开的第五年了,你可曾知道,目空一切,天不怕地不怕的齐晨曦,打架受伤都不曾掉一滴泪的齐晨曦,却为了你一再流泪。那是怎样的一种无助而绝望的感觉,你离他很近,但你却爱而不得,愿意把他拱手让人,只是为了让他幸福。

“叮叮叮…”我被吵杂的闹钟惊醒,忽然想到今天梁安结婚,赶紧起床,穿上那件梁安送的白色礼裙。

我遇到你的时候,你与相恋四年的女友安奈分手。

洗漱完毕,我喝了杯盐开水,冲冲胃里的污垢,昨晚喝的太凶,今天还有点晕晕的。我边穿高跟鞋边拿起桌上包好的红包塞进手提包里。

乔乔说,梁安是一中出名的风流公子,十足的痞子。他的风流也传得漫天飞。但自从遇到安奈,他变得二十四孝男,还曾放出话,我只爱安奈一个,除了安奈谁也不爱。安奈算不得多漂亮,但就这样占据了梁安的心,让我羡慕不已,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转眼四年后,安奈与梁安分手,分手的理由谁也不知道。

梁安打来电话:“喂,兄弟,你怎么还没来啊,等着你尼。”

乔乔是我最好的闺蜜,她之所以知道那么多,是因为我曾告诉她,我喜欢梁安。

我开着车看了看前方拥挤的车辆,一动不动,只好说:“我这儿堵车尼,你们先进行吧,我尽快赶到。”

是,我齐晨曦,喜欢梁安,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就知道我和他会有一段故事。

梁安也没在继续说下去,挂了电话,可没过一会儿他又打来催促,我也有点着急:“你TM没有我,你娶不了新娘还是怎么的,一直催催催的,催命啊!”

乔乔说:晨曦,他不适合你,你身边喜欢你的那么多,为何要选他。

梁安并没有生气,而是笑了:“兄弟,没有你,我这婚礼还真是不好办。”

我说,乔乔,你不懂,有些人你说不出哪里好,反正就是情不自禁的喜欢,或许这就是感觉,喜欢的感觉。

我听着他一口一个“兄弟”,苦涩地笑了。

乔乔大骂我是疯子,但我依旧为我喜欢的人疯狂。疯的心安理得,疯的心甘情愿。

到了婚礼现场,梁安一阵责怪我,而我却被远处穿着华丽的夏末吸引住了,她也来了?

放学后我同乔乔等在梁安的教室门口,看着斜斜的夕阳照射在梁安脸上,在一层柔软的光中,梁安就像一个天使,突然降临在人间,我只觉得自己生活在童话里一样,突然下课铃声打破了这宁静的画面,走廊上开始出现拥挤的人群,喧闹的声音,可我的世界只剩他一个,清晰而熟悉的面孔,淡漠疏离的身影。

夏末在高中时是我们二中的校花,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一直遥遥领先,和电视剧里庸俗桥段一样,梁安这个屌丝疯狂地爱上了夏末。

我默默的关注着你,看着你一个人落寞的发呆,看着你一举一动,看着你或悲或喜。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疯狂的举动,我抛弃了乔乔转到你所在的班级里和你成为了同学。

♔sbf999胜博发,夏末渴了,梁安就送来凉白开,夏末饿了,梁安能爬墙出去买外卖,甚至夏末说不喜欢哪个送情书的男生,梁安都能跑去揍那个男生一顿,不过这次他没有逃过被喊家长的厄运。

乔乔知道后冲到我面前,指着我气急败坏的大骂重色轻友。

夏末成绩很好,她说她想考上海交大,没有人觉得她会考不上,而排名300名开外的梁安肯定是考不上。

但我却很开心,至少每天都能看到你。终于在某天的清晨,我对你喊出了那句我喜欢你,但你却冷漠地问,你是谁?

我问梁安,既然没有结果,又何必苦苦追求。

班上的同学都白痴似的看着我,我还是笑着回答你,我是齐晨曦,你的新同班同学。

他笑着摇摇头,说:“洛洛,你不懂,即使最后没有结果,但是追求过,我以后就不会后悔。”

你皱着眉走开了,安静的教室开始沸腾,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原来她转到我们班来就是为了追梁安啊,真是的,这女孩倒追男生,真是不懂矜持。

不过上天好像有意成全这对痴男痴女,梁安的机会来了,那年学校突然接到通知,需要些运动员去参加田径比赛,只要获得2等奖以上,就有机会报考交大,梁安长跑很厉害,我偷偷帮他填了申请表,后来他欣然接受比赛,果然获得了一等奖的好成绩。

可是我不觉得尴尬,我喜欢你,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我是齐晨曦谁说梁安一定不会喜欢我,反正我什么也没有,至少梁安现在知道有一个叫齐晨曦的女孩喜欢他,至少现在梁安知道我的名字,不是吗?

他拿着奖牌,对我笑着说:“谢谢兄弟,我请你吃饭去。”

我喜欢你,我不在乎那些嘲讽,我只想追寻自己的感觉,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我不想就此错过而已。

再后来,梁安顺理成章地上了上海交大,而夏末也以高分被交大录取,还得了全额奖学金。

我没有被梁安的不屑所击退,就算乔乔总劝我收手,我还是我行我素,因为我相信,有一天,他会感动。我依然每天经过他的桌前对他说我喜欢你,上课的时候看着他的背影发呆,在每本书上写下他的名字。

毕业那天,夏末接受了梁安,梁安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奔奔跳跳。

终有一天,他忍不住地跑到我的桌前,问我:齐晨曦,你为什么笃定我会喜欢上你?

我站在远处,看着梁安抱着夏末,转身走开了。

我笑着对他说:因为现在。

我高考没考好,准确地说本来就成绩不好,幸运的是被本地的S大录取了。之后两年里,我和梁安没有再见过面。

我和梁安牵手出现在校园里的时候,乔乔惊讶的高呼奇迹啊。梁安确实是一个二十四孝男友,他会替我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会记得我说过的每一句话,会陪我吃早餐,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

直到大三的那年暑假,梁安回来了,他到家里来找我,约我出去喝酒,我看着他有点沧桑的脸,心里明白他一定出事了。

我躺在他的怀中,他抱着我,对我说,晨曦,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

果然,梁安两杯酒下肚后,悠悠地说道:“我们分手了。”

我笑着回答,难道不好吗?

我呆了几秒钟后问道:“为什么分手?”

你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眼神开始闪躲,开始沉默。

梁安啪的拍了下桌子,我吓得手抖了一下,他眼里噙着泪骂道:“夏末,那个骚货,竟然背着我和别人约会,MD,还刚好被我撞见。”

梁安,或许你不知道,为你做什么我都不怕,可是我怕你会想起她,你会回去找她。我玩不起一场感情游戏。可是这些我终究不会对你说出口。

我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没事了,哭出来骂出来就好了,会过去的。”

梁安愣了一下,转而笑着揉捏我的头发说,很好啊,但是感情终究像是一场游戏,玩的起,继续;玩不起,出局。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很久,他告诉我这两年在交大的生活,有开心的也有不开心的,后来他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我叫了出租车送他回家,到家门口后打电话给他妈妈,让她出来接他,然后我就回去了。

那一刻,我听到了我的心破碎的声音,仿佛从高空一下坠落的粉碎。梁安,你知道吗?那一刻我所有的逞强勉强的压制着我的脆弱。我笑着对你说,不就是一场游戏吗,有什么玩不起的,继续。

我以为这是插曲,没过多久,一切都会回归平静。

你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好。果然是齐晨曦,从小就逃课打架,几次被校方警告批评,男友换了一个有一个。

暑假,我在咖啡店里打工,梁安总是在下午2点左右点一杯卡布奇诺坐到靠窗的位置,拿出一本书认真地看,一坐就是一下午,我借工作之便,给他免费续杯,偶尔也会送点甜点给他吃,他总是嘲笑我,要是他是店里的老板,一定把我开除。

我仰头看着你,你对我还是很关注的嘛。

就这样,梁安每天等我下班,然后我们一起去附近的一家韩式料理吃我最爱吃的炒年糕,梁安也会点一份炸鸡然后配啤酒。

你失落的眼神一闪而过,对我微笑。我看着你的脸,冷漠地眸子里透着的悲伤,你是在想她吗?想她是否和另一个男孩在一起?

我们天南地北地聊着,聊学习,聊梦想,但再也没有提到过夏末,好像夏末从来没有出现在梁安的世界里一样。

梁安啊梁安,你的一颦一笑早就刻在我的脑海里,怎么可能逃开我的眼睛。为什么你看不到你怀里的齐晨曦呢?

那天,我下班后老板发工资,我们决定不去吃炒年糕,改去吃火锅,后来我们边吃火锅,边和啤酒,喝到有点微醺时,透过火锅冒出来的热气,梁安的脸显得特别的英俊,我伸出手准备去触碰他的鼻子,却不想被他一把抓着放在嘴边吻了一下。

那天是《匆匆那年》热门上映的时候,梁安拉着我去看。

我慌张地收回手指,笑着说:“梁安,你是狗吗?”然后就假装醉了趴在了桌子上,我感觉得到梁安把我背起来,送回家的过程,一路上依然装睡,而梁安也一直沉默。

我们像其他的情侣一样,牵着手依偎在一起,我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应该会很幸福。

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番,终究没有打电话给梁安。

可是当电影快要结束的时候,王菲的歌声在电影院里一遍遍的回荡着。

第二天,当我赶到他家门口想要告白的时候,而梁安已经坐上去了上海的高铁,一切还是晚了。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谁甘心就这样,彼此无挂也无牵……”

“哎,兄弟,想啥尼,来,喝酒,谢谢兄弟给我包的大红包,我先干为尽了。”梁安把那杯假装红酒的葡萄汁干了,我笑着饮尽杯中的红酒,平时爱喝的红酒今日却有点难以下咽。

我看着你忧伤的侧脸,转过头假装没有看见,只是望着屏幕里方茴的背影陷入沉思。

没错,梁安最后娶不是夏末,也不是我,而是他的一个学妹。

梁安,我怎会不懂你掩藏的悲伤,只是不愿看到你为难而已。

前些天,梁安打来电话告诉我,他要结婚了,希望我来参加,我如鲠在喉,终究没有说出任何挽留的话。

我们照旧牵手穿梭在校园里,在别人眼里幸福的不得了。

那年暑假,他离开后,没有再给我打过电话,只是偶尔来信告诉他的一些情况,让我勿挂念。

乔乔大叹我厉害,没想到你真能和梁安在一起。

我看着台上那对男女在司仪的祝福下交换戒指,然后亲吻,司仪笑着说他们的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心里骂了句:我呸!睁着眼睛说瞎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