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在一带一路上成长,共建情况举行发布会

另外,我们也注重在实施项目过程中对沿岸沿线的老百姓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光沿线帮助老百姓打的深水井就超过了100口。当然,村庄的公路、小型道路等等。所以我们认为企业的社会责任首先还是依法依规履行自己的责任,同时企业应该力所能及地带动当地经济社会的成长,所以我们希望当地的分包商,包括供应商,跟我们一起成长。同时,我们为肯尼亚提供了大量的铁路人才,我们培训的人次不同级别的,包括有大学、研究生、包括技能的,我们大概有了将近三万人次的培训。所以这条铁路会为当地的经济社会的GDP贡献,据肯尼亚政府分析,这条铁路在建设过程当中已经为GDP的增长贡献了超过一个点,建成以后,为肯尼亚的经济大概也是超过GDP的2个百分点。我想,我们通过肯尼亚这个事,感受到了,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我们觉得,特别是沿线国家有一个巨大的需求,激活了巨大的需求。同时,中国企业长期在发展过程当中形成的有效供给,我认为这两点结合得非常非常好。所以我们本着跟当地一起成长,包括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跟很多西方企业、其他国家企业一起参与这个建设,我们遵循一个市场原则,叫互利共赢、各取所需、取长补短。谢谢。

肖亚庆说,中央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项目建设,既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又为中央企业“走出去”提供丰富的实践。

关于您提的第二个问题,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以下几个渠道:一是企业自有的资本金。二是和合作方共同出资。很多项目不一定是中方国有企业或者中央企业百分之百独资的,可能是跟当地人合作,甚至和第三方合作来建设的项目。三是基金和当地一些资金,或者其他来源,比如说世行、亚投行、丝路基金等一些国际化的基金,有兴趣的也可以投。四是在项目进展过程,投入也有一些变化,开始做一个绿地项目,风险高的时候投资热情不是很高,一旦建设以后,据说有很多基础设施,像铁路、电网、移动通信设施建成以后,大家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了。刚才汪东进总裁介绍的这些项目,比如说输油、输气项目,建成了以后,很多国家和企业对已建成的这些项目很感兴趣,大家都乐意来投资。

其次,中央企业正在加强海外项目的决策过程监管。这些项目的提出、风险评估,均由第三方或国际权威机构来参与。项目的实施过程中,央企会尽可能让更多的合作伙伴共同参与。

图片 1

带动中国标准“走出去”

为了防止和减少这些风险,中央企业和国资委采取了很多措施,很多措施和办法是国际化通行的,对风险的评估,对风险的预警,对发生风险以后的处置,这方面都是共同的。

产业投资和园区建设方面,中央企业加强与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加大了园区建设力度。多个工业和制造业项目在马来西亚、老挝、蒙古、印尼等国家落地,有效满足了当地经济发展的需求,很多项目还大幅度增加了税收。

在捐资助学方面,公司在哈国已经资助近千名优秀学生到中国留学。在缅甸,中国石油基础设施援助项目177项,新建改建72所学校30所医院以及电力设施、道路桥梁、供水设施等。马德岛是中缅原油管道的起点,以前岛上没有路、没有电,居民靠饮用雨水生活。在中国石油的帮助下,岛上5个村庄如今村村通公路,家家通电,3000多户居民用上了从项目水库引来的净化水。在印度尼西亚,中国石油公司共有2400多名员工,而中方只有19人,员工本土化率达到99%以上。中国石油印尼公司副总经理布迪总是深情地说,我是印尼人,也是中国石油人。

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央企业主动参与重大工程项目建设,有力推动了沿线国家的紧密联系和协同发展。铁路方面,亚吉铁路已开通运营,蒙内铁路即将通车,中老铁路已开工建设,中泰铁路等一批铁路项目也在加快推进。公路方面,中巴喀喇昆仑公路等一大批高速公路和交通设施建设,为当地的出行带来方便。通讯网络方面,在东北亚、中亚、南亚、东南亚等周边区域建设跨境海底光缆、陆地光缆等大容量高速率通信设施,促进了当地信息产业快速发展。

我有两个问题,要问肖亚庆先生。第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虽然中国海外投资2016年比2015年要提高,但是“一带一路”国家要稍微降低了一点。所以我先问一下,“一带一路”到底对中国国有企业有没有改变投资想法?第二个问题,您有没有担心“一带一路”会有一些来源不清楚的钱?

能源建设方面,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建设了60多个油气合作项目。中国石油承建的中俄、中哈、中缅原油管道,中俄、中亚、中缅天然气管道等项目,有效解决了油气资源输出难的问题。中央企业还承建了一大批火电站、水电站和核电站以及电网,为当地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支撑。

从能源建设方面来看,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二十多个国家建设了60多个能源项目、油气合作项目,带动了当地资源开发和能源建设。中央企业承建了中俄、中哈、中缅原油管道,中俄、中亚、中缅的燃气输送管线等等,有效地解决了资源和能源的输出问题。这些年来,中央企业还承建了一大批火电站、水电站和核电站以及电网建设,为当地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支撑。

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使许多国家的基础设施得到了明显改善,使当地的资源优势变成了产品优势。这些产品优势进一步发挥,又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增长,扩大了就业,提高了员工的技术水平和知识能力,改善了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同时,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实践中,也促进了自身的国际化进程,增加了国际化经验。

谢谢您的提问。正是因为各方面和各界的关注,也给我们带来了动力。应该说,“一带一路”是筑梦之路,是共享之路。通过“一带一路”的推进和实施,我们合作的双方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作为中国中车这几年在“一带一路”的建设和“走出去”过程当中,我们特别强调怎么融进去,通过融进去,真正做到民心相通、文化融通、共同发展,进而实现“一带一路”提出的总目标,那就是共商、共建、共享。

国家电网董事长舒印彪表示,标准和产品的合格评定直接影响着全球80%的投资和贸易,投资贸易壁垒往往也体现在技术标准上。国家电网公司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力争使中国的标准与有关国家实现互认,把中国基于先进技术制定的标准与国际标准对接,同时积极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工作,推动中国标准更多地向国际标准转化。近几年,国家电网在国际上做的标准已经达到39项,都与新兴产业有关,对于全世界共享中国技术发展的成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今天,无论在中东伊拉克巴士拉的街头,还是在中亚的集市上,或是在印尼的热带雨林,常常会遇到当地人主动、友善地用汉语打招呼,“你好,中国!”

参与沿线一千六百七十六个项目建设,国际化水平显着提升央企
在一带一路上成长

中央企业在这方面有很多丰富的案例,今天只给大家介绍这几个。如果大家感兴趣,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到企业去,到具体项目区,共同分享这方面经验和成果,也希望大家提出各方面建议。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央企业参与了哪些建设?在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发布会上,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介绍,中央企业把“一带一路”建设作为“走出去”的重点,3年多来共有47家中央企业参与、参股或投资,或者和沿线国家的企业合作共建了1676个项目。

三年多来,我们共有47家企业参与、参股或者投资,或者和这些国家的企业合作共建了1676个项目。这些项目的建设和完成,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也为中央企业“走出去”提供了丰富的实践。比如说,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央企业发挥自己的优势,像蒙内铁路等一大批铁路和高铁项目,像喀喇昆仑公路等一大批高速公路和交通设施建设,都为当地的出行带来了很多方便,互联互通提供了很多连接。还比如说,跨海通信光缆、陆地通信光缆及通信网络和设施的建设,都促进了当地信息产业水平的快速发展。

肖亚庆认为,央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风险是完全可控的。首先,从国资委监管的角度来看,“一带一路”的建设是有规划的,不是盲目的。在“十三五”规划中,“一带一路”建设项目有长期发展的指南。企业是“走出去”的主体,每家央企都制订了未来五年的规划。对于“一带一路”项目的实施,都会履行前期项目立项、尽职调查、可研报告、经济分析等一系列程序。

中国中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刘化龙中国网 宗超 摄

标准是国际经贸合作投资的通用语言。肖亚庆说,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既接受和适用“走出去”所在国的规则,也积极参与制定国际通行规则,让标准“走出去”。

国际电工委员会成立110周年了,自有电以来,就有了标准化工作,因为电网是技术密集型、高度标准化的行业。我从2013年起参加IEC的工作,担任IEC的副主席。

肖亚庆说,国资委一直注重为中央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营造良好的环境和氛围。对于有些人担心的投资风险问题,肖亚庆表示,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国资委和中央企业基本责任。不论海外投资还是国内投资,都会有风险存在,不可能每一项投资都百分之百成功。但是,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中央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总体表现是好的,当然也交了一些学费。中央企业在国际化的过程中,学习到国际上通行的规则,了解到投资所在国的法律、人文环境和民俗风情,有助于“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更好地控制风险。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多来,中央企业积极响应和参加,在“一带一路”建设当中,中央企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在沿线国家的项目情况如何,取得了哪些进展,这些问题大家都很关心,也很关注。今天很高兴请来了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先生,请他向大家介绍中央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共建情况,并回答大家的提问。我们今天还专门邀请了六位企业家出席发布会,他们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汪东进先生,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先生,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董事长尚冰先生,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任洪斌先生,中国中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刘化龙先生,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起涛先生,下面先请肖主任作介绍。

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介绍,在全球4G技术发展过程中,我国主导推动的TD—LTE技术,已成为国际电联确定的全球4G国际标准之一。目前全球有53个国家和地区部署了99张商用TD—LTE网络。“一带一路”沿线已经有21个国家和地区部署了39张TD—LTE商用网络。这不仅提升了当地移动通信服务和信息化水平,还有效拉动当地数字经济发展。

下面我和我们六位企业负责同志很愿意和大家一起交流,欢迎大家提问,谢谢。

第三,国资委正在加强督导、指导和追责,特别是对违规决策、盲目投资、违反规定投资造成损失的,严肃追责。“我们希望,也相信,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深化,风险防控的能力和水平一定会逐渐提高。”

肖主任,我们也注意到,您刚才提到,国资委对于央企在“一带一路”的投资是有一些风险管理的支持的。我们也注意到,其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情况相对复杂,一个是多民族,再一个有些国家政治不稳定,还有一些国家存在着恐怖主义的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请教国资委对央企在这些地方的投资会有怎样的一个安全性的评估,有没有安全预警?另外,我们看到美国智库有一个数字,他说引述了中国官员私下的论断,说在一些中亚地方的“一带一路”投资可能会有三成以上亏损,尤其是在一些政治不稳定和恐怖主义的南亚和东南亚国家可能有五成以上的亏损,请您做一个回应。

图片 2

谢谢肖主任,下面开始提问,提问之前先通报一下所代表的新闻机构。

我刚才讲了,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当中有很多项目,特别是和当地有很多合作。我想请中石油汪东进总裁和中交集团刘起涛董事长,他们两位在这方面有很多实践,请他们来回答你的问题。

我有两个问题。刚刚几位领导都提到了重点项目,能不能请领导详细地介绍一两个标志性项目及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带动作用。第二个问题是,通过肖主任和几位领导的介绍,我们看到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能不能介绍一下,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央企积累了哪些经验,还有哪些建议?谢谢。

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坚定不移地反对腐败和各种其他的国际犯罪活动,中央企业既遵守中国的法律,也遵守所在国当地的法律,更遵守国际的规则。中央企业在海外的投资,包括中央企业的生产经营,也欢迎媒体朋友们监督。谢谢。

国家电网公司还是个技术创新型企业,它的标志,第一,国家电网公司保持了特大型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记录,三十年以来,没有出现大面积的停电事故,是世界上最安全的电网之一。第二,国家电网是接纳和消纳新能源最多的电网,现在接入的风电、太阳能装机已经超过2亿千瓦。第三,国家电网公司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实现了户户通电,不管在多么遥远的山区海岛,都能享受到电力服务。

中央企业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始终坚持依法诚信经营,充分尊重所在国当地的文化、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认真履行社会责任,注重生态环境保护,努力解决当地的就业,积极参与公益事业等等,受到当地的好评。我们深切地感到,习近平总书记“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的响应,也受到了当地企业和当地居民的热烈欢迎,我们中央企业在每一个项目的实施过程中,到每一个地方去,大家都有这样深切的体会。

我举一个例子,回答记者的提问。蒙内铁路是我们两年半以前正式开工建设,这个月就要通车了。这条铁路全长480公里。在这个铁路的建设过程当中,我们雇佣了当地的劳动力,直接雇佣超过37000人,间接带动的还不止这个数。

第二,促进了电网互联互通和中国装备“走出去”。一是目前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已经累计建成10条与周边国家联网的输电线路,现在正在推进一些新的工程建设。二是我们在海外采用EPC总承包等方式,先后建设一批国家级重点输电工程,境外工程合同额累计已经达到388亿美元,2016年新签合同额达33亿美元。我们总承包的电网工程,很多都采用中国标准和国际标准,带动我国电工装备出口到83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石油在“一带一路”油气合作中,充分考虑资源国政府、合作伙伴、当地社区的合理关切,努力建设双赢、多赢的命运共同体。在促进就业、热心公益、改善民生、环境保护等方面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促进民心相通。公益事业的投入和发展几乎涵盖了所有项目所在国,直接受益人数达200多万人。例如在哈萨克斯坦,中国石油控股的阿克纠宾公司,纳税额占当地税收的70%,提供了三万多个就业岗位。同时,为保证当地市民在严寒的冬季能吃上新鲜的蔬菜,公司投资建设了哈国最大的现代化温室蔬菜大棚。

您的第二个问题,关于“一带一路”还有哪些意见和建议,我想就是一个建议,我们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过程当中,应该本着开放、包容的态度。我们有一个案例,跟美国GE合作,在肯尼亚,把“一带一路”倡议和美国政府所提出的Power
Africa这样一个倡议紧密结合起来,把我们的设备和GE公司所生产的设备由我们总承包结合到一起,在肯尼亚做风电项目。目前这个项目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同时资金来源也是美国相关基金提供的资金支持。我想,把“一带一路”和欧美国家一些倡议紧密结合起来,而不是零和思维来考虑这个问题,可能“一带一路”共建今后的效果会更好,更多造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也应该看到,我们“走出去”实施国际化的进程,相比欧美国家,时间很短,我们的经验应该是不丰富的,所以我们在“走出去”过程中,特别是“一带一路”建设过程当中,应当是一个开放的、包容的,我们也期望像刚才任洪斌先生介绍的那样,通过和世界上排在前面的这些顶级公司的合作、和各个国际组织合作,使得我们不断减少风险。

人民网记者提问中国网 宗超 摄

我们还感到,中央企业在实施“一带一路”的建设过程中,使许多国家的基础设施得到了明显改善,使当地的资源优势变成了产品优势。这些产品优势进一步发挥,又增加和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增长。当地经济增长进一步扩大了就业,同时也提高了员工的技术水平、操作水平和知识能力,直接或间接地改善了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实践当中,也促进了企业自身的国际化进程,通过与沿线国家的企业、员工各方面深层次合作,中央企业更加熟悉了当地的法律、政策和人文环境,增加了国际化经验,也推动了产品和技术的创新,提升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中央电视台记者提问中国网 宗超 摄

第二个角色,人才的“孵化器”。在推进“一带一路”和对方共建的过程当中,也有好多鲜活的例子。比如说,我们把中车马来西亚公司的员工交流到中国来,到中国的学校、中国的企业、中国的公司进行学习,进而提高技能。技能提高以后,回去后这些人就会发挥很好的示范和引领作用,也对整体队伍素质的提升起到很好的推进作用。同时我们还选择一些年轻的新毕业生,和国内一些高校进行合作,为未来这个公司的发展储备人才,储备高端的设计人才和管理人才。比如我们和同济大学、北京交大这些院校合作,培养马来西亚本土没有的专业,进行硕士生的培养,为未来公司的发展奠定很好的基础。

图片 3

中国中车这几年海外业务发展得非常快,我们在马来西亚、土耳其、印度、美国等等一些国家都设有企业。从这几年实践情况来看,我们整体感觉在“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过程当中,一定要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一定要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一定要把发展成果做到共享。经过这几年的探索,我们在马来西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大家可能已经关注到了,最近马来西亚跟我们又签订了一些订单。我们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过程当中,整体的想法就是要积极探索“五本”模式,积极担当起四个角色。“五本”模式就是我们的产品和对方合作方要做到本地化生产、本地化采购、本地化用工、本地化售后服务和维修以及本地化管理。通过实践证明,这“五本”模式的实施,对当地的就业、对当地产业的发展,都带来了比较积极的影响。

从国资委监管的角度来看,“一带一路”的建设是有规划的,而不是盲目的。在“十三五”规划中,“一带一路”建设项目有长期发展的指南,但企业是市场的主体、是“走出去”的主体、是建设的主体,每个企业在未来五年当中,他们都有自己的规划。这些项目的实施,有前期项目的立项、尽职调查、可研报告、经济分析等一系列程序。

第三,从国资委来讲,也加强督导、指导和追责,特别是对违规决策、盲目投资、违反规定,投资造成损失的,一定要严肃追责。所以我们希望,也相信,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深化,我们风险防控的能力一定会提高,风险防控的水平也一定会逐渐提高。

在提供质优价廉服务方面,一是扩漫游。目前中国移动集团与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约450个运营商开展了通信漫游业务合作。

关于推动技术标准“走出去”的问题,我们高度重视。我简单举一个例子说明一下。大家可能都知道,在全球4G技术发展过程中间,我国主导推动的TD-LTE技术已经成为国际电联确定的全球4G国际标准之一。TD-LTE技术具有独特的技术特点和优势,能够有效地利用频谱资源,灵活配置上下行信道资源等等,这些优势能够有效地缓解频率资源紧张的难题,也能更好地适应互联网上下行不对称的需求,是中国对全球信息通信技术发展的重大贡献。

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已经有21个国家和地区部署了39张TD-LTE商用网络。TD-LTE技术在全球的商用部署,不仅提升了当地移动通信服务和信息化水平,也有效地拉动了当地数字经济的发展,为当地经济社会信息化做出了贡献。

第二,中央企业也在加强海外项目的决策过程监管。这些项目的提出、风险评估,都是由第三方或国际权威机构来参与、共享的。在这些项目的实施过程中,他们尽可能多有更多的合作伙伴共同参与。

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欢迎大家出席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

谢谢你的提问。中央企业从事“一带一路”的建设,我想首先是根据市场化原则和企业发展战略来决定的,具体投资特别是海外投资和重大项目投资,从我们的经验来看,不是投资数额每年都要上升,它可能是根据投资的需要、需求不断递增。对投资来讲,不要一年一年地看,要用一段时间,比如说项目的建设期、项目整个回报期,这样能看出投资的趋势。“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资,从一段时间来看,是不断在增长的。据我掌握的情况,这些年来,中央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的年均投资增长15%,年均销售收入增长4.5%。这些项目里面,很大部分在“一带一路”沿线上。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展开,投资项目的不断落地,和当地企业的融合不断深化,投资会有一个不断深化和不断拓展的过程。

第三个项目,大家一定也非常关心,就是斯里兰卡的港口城项目。大家关心的是,我们跟上届政府签了,政府换届了以后停工了一年,大家觉得怎么回事呢?是不是有问题?实际也很正常,我们的企业完全是一个商业合作,新政府上台以后,对原来政府的一些评估项目有一些疑虑,做一些校核工作,这是非常正常的。我们经过沟通,现在正常复工了。这个项目为什么停了又能复工呢?我们总结,从企业的角度,核心是造福于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造福于当地人民。所以不管政府怎么更迭,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最终还是如期建设。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在哪里?这是一个城市综合发展项目,这个项目最终可能会成为南亚的最大的投资项目,带动将近130亿美金的投入,而且能够为斯里兰卡港口上解决固定就业人口8万多人将近9万人,进出人口就是客流大概是25万人,而且把去斯里兰卡旅游的滞留时间提高了,所以这个项目对经济社会的成长、对当地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我们企业做这个项目,以我们的经验,完全是一种商业行为。所以我说这些项目,当然还有很多很多项目,应该说都是标志性的。今天时间关系我就简单给大家介绍这几个项目,谢谢大家。

请问肖亚庆主任,我们都知道,中央企业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主力军,作为主管部门,国资委在推动央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当中有哪些具体措施?谢谢。

标准“走出去”工作,在国家电网公司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起到了明显推动作用。一是提升了海外电网投资和运营水平,我们投资了6个国家和地区的电网等骨干能源网,总投资超过150亿美元,管理海外资产超过560亿美元。在海外项目投资运营中,我们发挥标准优势,提升了运维管理水平,所有项目都实现了盈利,提升了当地的供电保障水平,实现了政府满意、员工满意,特别是服务的客户满意。比如说在菲律宾,帮助菲律宾国家电网公司建立了一整套标准体系。菲律宾是受台风影响比较多的国家,过去一场台风过后,需要一到两个月时间才能恢复供电,现在只要一、两周就能恢复。再比如我们用国家电网公司的标准,提高巴西电网控制保护技术水平,把我们管理的巴西电网的继电保护正确动作率从75%提升到90%以上,国网巴西电力公司两次被评为“巴西电力行业最佳公司”。

比如电动汽车充换电标准,我们现在的标准已经成为与美国、德国、日本并列的四大标准体系之一。我们建成了智慧车联网,联接起来的充电桩达到15.1万个,电动汽车车主想充电,用一个手机APP就可以找到充电桩。欧洲现在建设的充电桩有10.6万个,美国4万个,日本2.2万个。我们的智慧车联网能够为全国109万辆新能源汽车,包括73万辆纯电动车,提供很好的充电服务。

图片 4

图片 5

您刚才提到,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有很多重点项目,我们投资类的项目就一百多个,参与的项目1576个,到去年年底为止。这些项目有很多标志性的项目,也有很多在国际上很有影响的项目,我想请中车集团和国机集团两位董事长来回答,讲一些具体的事情。

二是鼓励中央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一些重点项目的建设,这些重点项目正是中央企业技术、资金、管理和人才优势所在的地方。这些技术、资金、人才和管理优势的发挥,必将会对这些重点项目的推进和尽快见效产生积极的作用。所以我想,这方面也要积极地推动。

各位新闻界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今天很高兴六家中央企业的负责人和大家一起分享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的体会、成果。大家知道,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后,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响应。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一带一路”建设取得了丰硕成果,也为世界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增添了活力。中央企业积极响应习近平主席的倡议,把“一带一路”建设作为中央企业“走出去”的重点。他们充分运用自己在技术、资金、人才等各方面的优势,按照市场化的原则积极“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图片 6

图片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