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思路等问题答问,外交部就中美两国元首保持密切沟通等问题答问

图片 1

图片 2

应国务委员杨洁篪邀请,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将于4月16日至18日访华,同杨洁篪国务委员共同主持中越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第十次会议。

应俄罗斯、爱沙尼亚、斯洛文尼亚、阿尔巴尼亚、哈萨克斯坦五国政府邀请,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将于4月11日至19日赴俄罗斯举行中俄投资合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和中俄能源合作委员会双方主席会晤,访问爱沙尼亚、斯洛文尼亚、阿尔巴尼亚,赴哈萨克斯坦举行中哈合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

问:这两天网络上一个视频引发广泛关注,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一航班由于超额订票而将一名不愿意下机的乘客强行拖走。有报道称,这名乘客是中国人。你能否证实?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问:据印度媒体报道,受印度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政府邀请,达赖近日赴中印边界东段印占争议区活动。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关注到这起发生在美国国内的不幸事件,也注意到这件事情已经在美国国内外引发高度关切。据初步了解,受伤害的是一名越南裔美国公民。昨天美国白宫发言人已表示,美国有关方面正在对这件事情进行评估。我们希望这一事件能够得到妥善解决。

答:印方不顾中方关切,执意安排达赖到中印边界东段争议地区活动,严重伤害中方利益和中印关系,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并将向印方提出严正交涉。

问:第一个问题,今天上午,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进行了通话,他们不久前刚在海湖庄园见过面,为何这么短时间内又通话?是因为中方立场有变化?还是有新的建议?此外,昨晚特朗普总统就朝核问题发推文称,“朝鲜正在自找麻烦,如果中国决定帮忙,那很棒。如果不帮,我们将在没有中国参与的情况下解决问题。我曾向中国国家主席解释,中国如果解决朝核问题,将从美国获得有利得多的贸易协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两国元首通话是否谈到特朗普总统上述推文?第二个问题,中美是否会将解决朝核问题与中美贸易问题相挂钩?

中方对中印边界东段地区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印方非常清楚十四世达赖所扮演的角色,安排他到敏感的中印领土争议地区活动,不仅违背了印方在涉藏问题上的承诺,而且进一步挑起边界争端,与两国关系的良好发展势头背道而驰,不会给印方带来任何好处。

答:关于你提到的第一个问题,中美两国元首保持密切沟通,你觉得不好吗?这不一定非得是谁在什么问题上的立场发生变化。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两国元首在海湖庄园举行会晤时,就很多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长时间的深入沟通。两位元首同意通过会晤、通话、通信等方式,及时就共同关心或者有需要的问题继续保持密切联系。经常保持这样的接触,我个人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相信你也应该觉得是件好事情。

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定维护自身领土主权和正当权益。我们要求印方立即停止利用达赖损害中方利益的错误行为,不要炒作扩大两国间的敏感问题,不要人为破坏边界谈判和两国关系的基础,以实际行动维护中印关系大局。

至于第二个问题,相信你已经看到了消息稿。在今天上午通话中,中美两国元首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一是双边关系,双方都致力于推动两方的团队尽快落实两国元首在海湖庄园会晤时达成的共识,推进中美在各领域的广泛合作。当然,双方也谈到了一些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其中就包括朝鲜半岛局势、叙利亚问题。在半岛问题上,习近平主席表明了中方立场,我们还是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这个目标,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谈判和平解决有关问题。中方这个立场美方非常清楚。

问: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知道中国和俄罗斯会在安理会行使否决权。近日在叙利亚又发生了化学武器致死的事件。中方还会在安理会再次行使否决权吗?

问:据报道,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10日与韩国外交部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金烘均在首尔举行会晤。请介绍会晤的具体情况。

答:中方注意到近日在叙利亚发生疑似化武伤人事件的报道。中方在化武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我们反对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出于任何目的使用化武。我们特别谴责针对平民使用化武的行径。叙利亚化武问题事关维护国际防扩散体系和推进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我们主张,必须对袭击事件作出客观、公正的调查,基于确凿证据,对肇事者和责任方作出认定。

答:4月10日,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先生在首尔会见韩国外长尹炳世,同韩国外交部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金烘均举行会谈。双方就中韩关系、朝鲜半岛形势和推进半岛无核化交换了意见。武大伟特别代表重申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也就是我刚才在回答CNN记者问题时提到的,中方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也坚持致力于通过和平对话解决半岛核问题。武大伟特别代表并就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问题再次表明了中方坚决反对的立场。

图片 3

我想指出,当前朝鲜半岛形势复杂敏感。任何可能加剧局势紧张的举动都是不负责任的,也是危险的。所有有关各方都应保持冷静克制,缓和局势,而不是相互刺激,火上浇油。

问:关于达赖访问的问题,印度方面称不应对此过度解读,不应将此访“政治化”。印度一位部长称,“阿鲁纳恰尔邦”是印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印边界争议是关于“实控线”的分歧,中方不应干涉印度内政。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半岛问题由来已久,要从根本上解决,我们还是认为必须标本兼治,综合施策,全面、平衡地考虑和照顾各方合理关切。中方已经提出了解决半岛核问题的“双轨并行”思路和“双暂停”建议。我们这个建议着眼点只有一个,就是有效降低半岛紧张状态,为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创造条件,为本地区实现和平、稳定与安全提供一个切实可行的思路和方案。这当然是有中方自身安全需要,从长远看也符合有关各方的根本利益。我们还是希望各方认真考虑中方这个建议,并作出建设性回应。

答:中国一贯奉行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原则,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中方对于中印边界东段地区的立场也是明确的。印方不顾中方关切,执意安排达赖到中印边界东段争议地区活动,这已超越了内政问题。达赖是什么样的人,他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正如我刚才讲的,印方安排达赖到敏感的中印领土争议地区活动,违背了印方在涉藏问题上的承诺,进一步挑起了边界争端。我们要求印方停止利用达赖损害中方利益的错误行为。

问:武大伟特别代表同韩方代表会面之后,韩方表示双方达成了一个协议,即如果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将会遭至更严厉的制裁。中方能否证实?

追问:印度官员称,达赖此访完全是宗教性质的,达赖此前也访问过“阿鲁纳恰尔邦”,中方不应对此进行特别解读。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刚才我已经比较详细地介绍了武大伟特别代表在韩国同韩政府官员会谈时所表明的中方立场。除了我刚才强调的“三个坚持”以外,中方一向主张,国际社会所有成员都应当严格、完整、准确地履行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决议。

答:我们注意到印方有关官员的表态,但是请你告诉我,你真的相信达赖仅仅是一个纯粹的宗教人物吗?答案显然是非常清楚的。既然达赖不是纯粹的宗教人物,那么他到敏感的争议地区活动,难道是纯粹的宗教性质的活动吗?我相信对于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在这个问题上,多余的狡辩没有用。我们希望印方尊重中方在这一问题上的利益和关切,停止利用达赖做损害中国利益的事情。

图片 4

问:第一,朝鲜今天再次发射导弹。美总统特朗普称朝鲜是人道问题,你对此有何评论?第二,美方有观点认为,如果中国不解决朝鲜问题,美国将会独自解决。中方对此有何评论?第三,美国会议员提出,应阻止中国抵制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问:据了解,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将于4月14日在莫斯科举行,请问中方将派哪位代表出席?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中方注意到有关报道。安理会有关决议对于朝鲜利用弹道导弹技术进行发射活动有明确规定。当前形势下,有关各方都应保持克制,不做加剧地区局势紧张的事。

答:中国外交部阿富汗事务特使邓锡军将应邀出席此次会议。

关于第二个问题,中国长期以来为解决半岛问题作出了巨大努力,发挥了重要作用。半岛问题由来已久,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标本兼治,综合施策,全面、平衡解决各方合理关切。中方愿同有关各方共同努力,实现半岛无核化和本地区长治久安。

我在这里再强调一下,阿富汗和平稳定攸关周边国家及本地区安全、发展与繁荣。作为近邻,中方一向支持阿富汗的和平重建与和解进程,我们愿与有关各方一道,共同推进“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包容性政治和解进程,为早日实现阿和平稳定与发展作出自己的努力。

关于第三个问题,中方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没有也不会改变。希望韩方正视中方合理安全关切,停止部署“萨德”进程。

问: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称,部署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是应对朝鲜威胁的恰当举措。中方是否认为这个举措是恰当的?

问:朝鲜今天发射导弹是否会影响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的会晤?

答:刚才我已经说了,朝鲜半岛局势已经非常复杂敏感。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不要采取不负责任的举动,在当前情况下,这是十分危险的。我们希望有关各方采取的举动都能有助于降低本地区紧张局势,而不是相互刺激、火上浇油。我们相信,把这个紧张局势缓和下来、把地区和平与稳定维护好,对所有有关各方都是有好处的。

答:我看不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我刚才已经表明了对于朝鲜发射弹道导弹的立场。

追问:能否核实一下,你是否认为这种做法是不负责任、火上浇油?

关于中美元首会晤,在3月31日外交部举行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郑泽光副部长已经详细介绍了中方有关看法。此次会晤对确定新时期中美关系发展方向、推动中美关系在新的起点上健康稳定向前发展、促进亚太地区乃至世界和平稳定繁荣都具有重要意义。双方将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问题深入交换意见,增进相互了解、推进两国合作、促进双方交流,为中美关系发展指明方向,作出规划。中美双方对于即将举行的两国元首会晤都高度重视。中方愿与美方保持密切沟通,积极推进相关筹备工作,确保此次会晤取得圆满成功。

答:我刚才的立场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了,相信你不难理解。

问:据日媒报道,安倍内阁会议决定允许“在不违反宪法和《教育基本法》的形式下”将《教育敕语》作为教材使用。此外,日本教育部门要求在中学体育教育中加入“刺枪术”这一二战时日本士兵的训练科目,引发批评声浪。中方对此有何评论?是否对日方在历史问题上的动向感到担忧?

问:本次中美元首通话由哪一方发起?是习近平主席还是特朗普总统?

答: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日本军国主义近代发动的对外侵略战争,给中国以及亚洲各国人民造成深重灾难,也使日本走向彻底失败,留下深刻的历史教训。现在日方企图恢复战争时期的教育理念和训练科目,让人不得不怀疑日方是否要大开历史倒车?是否要重走战争老路?日方的这一做法,已经引起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爱好和平人士的普遍警惕。日方应该切实正视和反省历史,深刻汲取历史教训,同过去的侵略历史彻底划清界线,不要以错误的历史认识误导国民,防止将日本再次引向军国主义的危险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