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一个德国老工业基地的新生,中欧班列助力德国老工业城市转型发展

新华社北京9月14日电特稿:陆海联通携手共赢——“一带一路”的欧洲故事

新华社德国杜伊斯堡5月25日电“你们是从武汉来的吗?”

新华社柏林5月14日电 通讯:中欧班列助力德国老工业城市转型发展  新华社记者任珂 连振  德国杜伊斯堡商人苏阿德·杜拉科维奇经营着一家货车司机培训学校。他发现,近年来货车司机在当地越来越抢手,企业甚至贷款安排员工参加培训,员工拿到驾照后立即上岗工作。  “一个重要原因是,杜伊斯堡的物流业正在繁荣发展,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促进了物流业的发展。”杜拉科维奇告诉记者。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重点项目中欧班列的推进,杜伊斯堡已成为中欧班列在西欧的一个重要节点。往来于德中之间货运量的增加,不仅给当地增加了就业,也促使这个传统工业区鲁尔区的老工业城市,找到了转型发展之路。  记者近日走访发现,杜伊斯堡港口设施在扩大,靠近莱茵河的一个废弃造纸厂已经改建成新的集装箱码头。在杜伊斯堡内河港附近,德国铁路公司正在修建新的货运站,因为原有的场站已经饱和。在中欧班列重要集散地杜伊斯堡DIT场站,由于业务量激增,场站新购了20万平方米的土地,还招聘了更多货车司机。  杜伊斯堡的各大货运站,都显现出一派繁忙的景象。大货车载着集装箱进进出出,其中不乏蓝底白字的中欧班列专用箱。  铁路货运量的增加,推高了对货车司机的需求,货车司机的月收入已经涨到5000欧元左右。杜拉科维奇从中看到商机,他打算未来将培训货车司机人数从目前的每年400人增加到每年1000人。  德国联邦议院德中议员小组前主席、杜伊斯堡市中国事务专员约翰内斯·普夫卢格告诉记者,中欧班列从2014年每周3列,增加到现在每周发自郑州、成都、重庆、合肥、西安、长沙、义乌等地的35列到40列,刺激了杜伊斯堡港口行业的迅猛发展,已经创造了6000个就业岗位。  杜伊斯堡市常务副市长福尔克尔·莫斯布勒希向记者介绍说,该市依赖港口运输的就业岗位共有约46000个,因此6000个就业岗位不是小数。  杜伊斯堡的确在发展。除了扩大的内河航运港口和铁路货运场站,杜伊斯堡的许多市政设施都在翻新。高速公路网在维护,主火车站前广场上正在修建新的商务中心,城市在扩大,城市南部一些新的市政规划已经开始兴建。  然而,出租车司机于尔根的经历提醒了记者,杜伊斯堡并非一直如此兴旺。  “你们来自武汉吗?”于尔根的问题让记者感到意外。原来,快60岁的于尔根曾是冶金工程师,1989年曾去武汉钢铁厂指导技术工作。然而20世纪90年代,随着杜伊斯堡钢铁行业的衰落,他失业了。  第二次工业革命到20世纪70年代,杜伊斯堡随着当地的煤炭和钢铁等重工业一同崛起,又一同衰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教授、鲁尔都市孔子学院德方院长马库斯·陶贝告诉记者,重工业衰落后,杜伊斯堡一直没有找到新的发展途径,经历了将近20年的停滞期,直到五六年前。  陶贝说,杜伊斯堡毗邻西欧主要航道莱茵河,拥有健全的内河航运、铁路和公路运输网络。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推动下,杜伊斯堡获得了新的发展动能,物流成为新的增长点。  “我们是德国的‘中国城’。”莫斯布勒希告诉记者,杜伊斯堡和中国渊源深厚,1982年和武汉成为两国间第一对友好城市。而如今,与中国的交往加速了杜伊斯堡的经济转型。  杜伊斯堡经济促进局中国区业务拓展经理于凯告诉记者,杜伊斯堡有三个特点:一是“钢铁侠”,这里仍是欧洲著名的钢铁中心;二是“终结者”,因为煤炭生产在这里已经完全结束了。“三是‘变形金刚’,杜伊斯堡正从传统的重工业城市,转型成现在的物流城市。而中欧班列推动着这一转型。”于凯说。(责任编辑:冯虎)

公元97年,西域都护班超派遣副使甘英出使大秦,即罗马帝国,途经十余国,往返三万八千多里,到达古波斯地区后临海遥望大秦,遇阻而返。又过了69年,大秦安敦王朝遣使经海路终于到达东汉。从此往后,海陆兼济,贸易不绝。这是中国正史中对古代中国与古代欧洲直接来往的最早记载。

看到上来几个中国面孔,出租车司机于尔根好奇地攀谈起来。

源远者流长,根深者枝茂。东西方两大文明交往的车轮,始终滚滚向前。过去五年,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联通枢纽,欧洲国家与中国共同落实“一带一路”倡议,拓展欧亚陆海大动脉,续写中欧民心相通新篇章。

这个问题让人意外:这里是德国西部城市杜伊斯堡,距离中国中部省份湖北的省会武汉近一万公里。眼前的出租车司机已经快60岁,看到中国人,首先想到的为什么是武汉?

德国杜伊斯堡DIT场站,是中欧班列在欧洲的重要集散地,每天有600至800辆货运列车进出,络绎不绝。50岁的卡车司机卢索正在场站内等着拉货,他说:“印有中国字的集装箱越来越多,我的货运订单也更多了。”

于尔根很快解答了我们的疑惑:他曾是冶金工程师,1989年曾去武汉钢铁厂指导技术工作。

卢索所认汉字很少,但他知道,那些印有“中国字”的集装箱列车,就是“中欧班列”。记者今年8月在现场看到,蓝色的中欧班列集装箱随处可见,堆积如山。场站工作人员介绍,现在集装箱数量其实已经少了很多,许多都被运回中国准备圣诞和新年前的运输旺季。

杜伊斯堡所在的鲁尔区曾是德国主要的煤钢生产中心。然而,由于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重工业整体衰落,鲁尔区衰败了,杜伊斯堡也受到巨大冲击。

已经干了30年卡车司机的卢索是马其顿人,平日在德国工作。随着中欧班列带来的货运量越来越多,他索性把儿子叫到杜伊斯堡一起干物流。杜伊斯堡历来是莱茵河畔的欧洲货运枢纽,DIT场站在杜伊斯堡9个货运场站中最大。如今,杜伊斯堡因为中欧班列更加忙碌。

图片 1

据场站工作人员埃克斯莱本介绍,场站每天迎来送往25个班次的中欧班列,每运走4个集装箱,至少有一个来自中国。而4年前,每周仅有两三列在这里停靠。她说,由于业务量激增,场站已经购买了20万平方米的土地,同时招聘了更多货车司机。

这是4月12日在杜伊斯堡拍摄的A.G.Tyssen钢铁厂旧址。(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中欧班列已经成为杜伊斯堡的一张新名片,吸引多国记者前来报道。杜伊斯堡市长泽伦·林克曾直言,这里就是德国的“中国城”。

煤矿和钢铁厂纷纷关闭,失业率高企,城市人口从上世纪70年代的将近60万,下降到现在的50万左右。

杜伊斯堡是中欧班列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截至今年8月26日,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突破1万列,到达欧洲15个国家43个城市,已达到“去三回二”。中欧班列货物品类日益丰富,包括葡萄酒、汽车配件、机械设备、小商品等,有力促进了中欧之间经贸往来,丰富了中欧民众的生活。

上世纪90年代,于尔根失业了。

“中国企业收购斯梅代雷沃钢铁厂后,主要变化是我感觉更安全了。”26岁的设备检修工亚历山大·杜讷柴维奇对记者说。

“杜伊斯堡曾是鲁尔区发展的重要力量,后来经济开始转型,重工业商品价格下跌,产能过剩,采矿业下滑,然后再也没有煤矿……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墨卡托管理学院教授马库斯·陶贝说,重工业衰落后,杜伊斯堡一直没有找到新的发展途径,经历了将近20年的停滞期。

杜讷柴维奇一家三代都在钢铁厂上班,亲身经历过钢铁厂的辉煌与没落。斯梅代雷沃钢铁厂建于1913年,曾被誉为“塞尔维亚的骄傲”,但由于国际市场竞争激烈以及管理不善等原因,一度濒临破产。“那个时候,媒体经常报道钢铁厂某一天将不复存在,我们对未来非常担心。”杜讷柴维奇回忆说。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