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卓尔不群,中国女科学家获国际科学桂冠

日前,第18届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颁奖盛典在法国巴黎举行,中国女科学家陈化兰教授、应佚伦博士分别荣膺“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和“世界最具潜力女科学家奖”,开创了中国连续两届摘得“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的纪录。

中国女科学家获国际科学桂冠

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陈化兰:独立不倚 卓尔不群

陈化兰教授专注禽流感病毒研究已有20余年。2013年,一种新的致命性禽流感病毒H7N9蔓延至人类,作为中国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的陈化兰立即率领团队奋战在疫情控制的第一线。通过及时收集1000多份样本并进行逐一检测,她从病原学角度成果揭示出该病毒的来源,在为国家科学防控H7N9禽流感提供重要依据的同时,更为全世界树立起一道控制致死性病毒肆虐的屏障。这位曾被《自然》杂志称为“战斗在前线的流感侦探”的女科学家同时还深耕基础研究,她主持研制的两种创新型疫苗已经在鸭、鹅等水禽的免疫方面颇见成效,并将在未来进一步为保护人类及动物的生命健康保驾护航。

本报讯第十八届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颁奖盛典日前在法国巴黎举行,5位取得突破性成果的杰出女科学家与15位大有可为的年轻女研究人员获奖。中国女科学家陈化兰、应佚伦分别荣膺“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和“世界最具潜力女科学家奖”。同时,这也开创了中国连续两届摘得“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的纪录。

图片 1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2013年,一种新的致命性禽流感病毒H7N9蔓延至人类。作为中国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的陈化兰立即率领团队奋战在疫情控制的第一线。通过及时收集1000多份样本并进行逐一检测,她从病原学角度成功揭示出该病毒的来源,在为国家科学防控H7N9禽流感提供重要依据的同时,更为全世界树立起一道控制致死性病毒肆虐的屏障。这位曾被《自然》杂志称为“战斗在前线的流感侦探”的女科学家同时还深耕基础研究,主持研制的两种创新型疫苗已经在鸭、鹅等水禽的免疫方面颇见成效。

■本报记者 王晨绯

华东理工大学博士后应佚伦从事纳米通道单分子分析研究。她参与搭建纳米通道单分子检测仪器平台并开发相应的数据分析软件,同时实现了对生物分子微区“弱相互作用”的分析,建立了认识生物分子构象及其行为的单分子分析新方法。

“生命是最神奇的存在,而有关生命科学的神秘现象,值得我用一生的时间去研究。高中时,我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我的高考分数不够,最后只好改学畜用药专业。”前不久,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陈化兰获得“2016年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后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另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5年科学报告》显示,女性在全球研究人员中所占比例仅为30%,真正弥合科研领域内的性别差距依然任重而道远。

“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素有“女性诺贝尔奖”之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给陈化兰撰写的颁奖词中写道:她对禽流感病毒所做的杰出生物学研究,使我们可以开发和应用有效疫苗。

《中国科学报》 (2016-03-29 第4版 综合)

“我很真诚,也很执着,对一千件事可能都不感兴趣,但对我感兴趣的事情我一定要把它做好。”说起自己的特点,陈化兰直言不讳。

陈化兰平时十分低调,工作之余会刻意躲避媒体。当媒体普遍认为她喜欢默默地作科学研究,不愿发表看法时,她会直接驳回误解:“你不能这样说。我要说话就必须在我的科学研究范围之内说话,不光在中国说,在国际上也说,至于有些东西我自己都没弄明白呢,我怎么会去说呢?”

她的率真击中了记者的猎奇心理。“记得一次你获得了1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这笔钱你去做什么了?”面对记者的提问,陈化兰顺着鼻梁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说:“你别想让我说出什么特伟大的话来。干什么?买皮靴!是的,没错,我喜欢靴子。”

当她大笑着告诉记者她真的没什么兴趣和爱好时,当她给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分别打九十分时,这位女科学家给记者的感觉是轻松和快乐。

“只要我有时间,我每天坚持游1000米,或者每天走40分钟的路。因为我要保持身体的健康,身体是本钱嘛。”作为一名女性科学家,陈化兰并没有太多的刻板,反倒是更多凸显出女性的风韵与知性。

陈化兰1969年出生在甘肃省白银市靖远县北湾村,贫穷而落后。像所有农村的女孩一样,要通过考大学走出小山村的愿望也在她心中萌发。想要考上大学,她必须先考上县城的高中。高中入学考试有六科,但陈化兰只考了五科,因为从小学到初中,村里没有英语老师。不过这五科成绩也足够让她拿到高中录取通知书。

按常理,农村女孩进县城读书,应该挑灯夜读、起早贪黑。而陈化兰是全班唯一只要熄灯就安静入睡的。她也不参加学校的早操,要睡到同学出早操回来。为此,老师多次找她谈话,陈化兰坚持“睡不好觉就上不好课”。由于她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时间长了,老师也不再找她谈话。

但她高考考“砸”了,分数无法确保她进入她最理想的专业——医学,最终她进入甘肃农业大学兽医学专业,先后获学士、硕士学位,歪打正着地迈出了攀登科学高峰的第一步。

1994年,陈化兰在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攻读传染病与预防兽医学专业博士。1997年博士毕业后,她跟随导师在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继续从事禽流感研究工作,并获得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深造的机会。

美国疾控中心的工作条件让她大开眼界,当时,在哈尔滨要想使用一台PCR仪器必须得提前两到三周进行登记。而在美国,每一位科学家都配有一台这样的仪器。1997年,她在哈尔滨领到的一个月工资只有500元人民币。1999年,她留学美国领到的一个月工资是3000美元。但3年后,陈化兰觉得自己的技术、思想都比较成熟了,“再在国外呆一天,对自己都是一种浪费,必须回来,回来可以作很多研究,并且这些研究对中国来说很重要。”

就这样,2002年底,年仅33岁的陈化兰回到那个冰冷的前哨——哈尔滨,并开始领导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此举让她抓住快速进入流感研究的重要位置的机会。

战斗在前线的“流感侦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