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名准博士酒后亚马逊河戏水,罗利新洲4名准博士庆功宴后密西西比河游泳溺亡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 满达

图为:呆呆地坐在岸边,等待打捞结果

下午1点10分,一名学生被打捞上岸,其父亲悲痛欲绝。本版摄影 记者陈亮

这本该是一个喜庆的日子,他们的前途也本该美好,因为吃完升学宴,他们将在亲友的祝福声中踏上求学之路,成为父母永远的骄傲。

图为:悲痛的死者亲属

潜水员正在江中打捞。

但所有的一切,都在升学宴当天下午戛然而止。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满达 摄影:记者李响

新洲区双柳街陈路村长江边上,5名刚考上大学的年轻人,在喝完庆功酒后结伴去长江戏水,除一人没有下水幸免于难,其他4人均下落不明。当地政府组织

5名准大学生,升学宴后结伴到长江戏水,结果其中4人溺亡。截至昨日傍晚,搜救人员已打捞起3名遇难者的遗体。茫茫江水,陪伴着亲属的悲伤、泪水。

这本该是一个喜庆的日子,他们的前途也本该美好,因为吃完升学宴,他们将在亲友的祝福声中踏上求学之路,成为父母永远的骄傲。

街道、公安、打捞队等100余人在事发地打捞,截至发稿已有3人被打捞上岸,另一人至今仍无下落,打捞队还在继续。昨天记者再次前往事发现场,整座村庄弥漫着一片悲伤的气息。记者滕翔昊

升学宴当天,喜剧变悲剧

但所有的一切,都在升学宴当天下午戛然而止。

潜水员努力打捞

26日,新洲区双柳街涨渡湖林场的徐安永一大早就起床忙前忙后。

5名准大学生,升学宴后结伴到长江戏水,结果其中4人溺亡。截至昨日傍晚,搜救人员已打捞起3名遇难者的遗体。茫茫江水,陪伴着亲属的悲伤、泪水。

上午11点,新洲双柳街陈路村喻家湾长江边的一个码头,打捞人员正在水中寻找落水者。

当天,对于徐家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19岁的儿子徐凯从麻城一中毕业,考上黄冈师范学院。开学在即,徐安永准备在家里为儿子办一场升学宴。

升学宴当天,喜剧变悲剧

目击者金先生说,上午8点和9点分别捞起两具遗体,还有两个孩子没捞起来,打捞工作从前晚一直进行到现在。几名年轻人下水的地方在码头下游,三人可能觉得那里的水不够深,就在水中往码头方向走,最后出事地点就在码头水域。

这栋离长江只有3公里远的平房,随着亲朋的到来,逐渐热闹起来。

26日,新洲区双柳街涨渡湖林场的徐安永一大早就起床忙前忙后。

徐凯1993年出生,家住新洲双柳街涨渡湖林场一分场,他的4名同学小黄、小李、小陈和小张均为麻城人。当日徐凯家人在家摆升学宴,4名麻城的同学专门包车来新洲徐凯家庆祝。中午吃饭喝酒后,5人步行至江边玩耍。同学小张没有下水,一直在原来下水的江边玩手机。

当天早上7点,家住麻城三河镇的李永早早起床,赶往麻城市区,准备和同学黄家成、小陈、小张会合。4人在麻城租了一辆面包车,赶往同学徐凯的家中赴宴。

当天,对于徐家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19岁的儿子徐凯从麻城一中毕业,考上黄冈师范学院。开学在即,徐安永准备在家里为儿子办一场升学宴。

金先生说,这里的水有个回旋,水底还有个坎,离岸处可能水不深,但是很容易滑到坎下面,那里的水就深了,非常危险。

徐安永说,之前徐凯有同学在麻城举办升学宴,徐凯也去过。这次给徐凯办酒席,他得知徐凯的同学要来,担心他们坐客车不安全,就叮嘱儿子,让他同学包一辆车过来,好当天送回去。

这栋离长江只有3公里远的平房,随着亲朋的到来,逐渐热闹起来。

下午1点10分,潜水员又打捞起一具遗体,孩子的父亲顿时哭晕过去。到目前为止仍未找到徐凯。

中午宴席,一共摆了5桌。徐安永说,酒席上,徐凯和同学们都喝了点酒。午宴过后,徐凯和同学对他说,到附近逛一逛,5个孩子随后出了门。

当天早上7点,家住麻城三河镇的李永早早起床,赶往麻城市区,准备和同学黄家成、小陈、小张会合。4人在麻城租了一辆面包车,赶往同学徐凯的家中赴宴。

据了解,4名落水学生中3人是家里的独生子,他们的父母都是40多岁的中年人,生活在农村,孩子出了事,4个家庭几乎就毁了。

徐安永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去,儿子就再也没有回来。

徐安永说,之前徐凯有同学在麻城举办升学宴,徐凯也去过。这次给徐凯办酒席,他得知徐凯的同学要来,担心他们坐客车不安全,就叮嘱儿子,让他同学包一辆车过来,好当天送回去。

徐凯的姑妈徐秋秀说,小凯根本不会游泳,小凯的衣服是在码头附近的岸边发现的,从他衣服放的地方分析,小凯没有和3个同学一起下水,应该是走到码头后,看到同学出现意外,自己跳到水中想救人。

徐安永回忆到,临近下午4时,见儿子还没回来,就拨打他的手机,但无人接听。10多分钟后再次拨打,电话那头是徐凯的同学小张的声音。

中午宴席,一共摆了5桌。徐安永说,酒席上,徐凯和同学们都喝了点酒。午宴过后,徐凯和同学对他说,到附近逛一逛,5个孩子随后出了门。

目前,3具遗体已被运送到新洲区殡仪馆,死者家属有关部门也已妥善安置,打捞队还在继续打捞,善后工作仍在继续进行中。

徐安永问,他们在哪玩?小张说,徐凯他们4个人在长江里游泳,自己在岸边玩手机。通话间,小张朝江边看了一眼,却没有了同学的人影。

徐安永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去,儿子就再也没有回来。

庆功宴被噩耗终止

徐安永担心事情不妙,挂断电话,便叫上哥哥徐忠永,坐面包车赶到陈路村9队的江边。当时,小张一个人站在江堤上,朝江边张望。江边一滩涂处有几件衣服,小张说,徐凯等同学就在此处下水,然后往上游走了。

徐安永回忆到,临近下午4时,见儿子还没回来,就拨打他的手机,但无人接听。10多分钟后再次拨打,电话那头是徐凯的同学小张的声音。

中午,记者来到新洲区双柳街涨渡湖林场一分场,进入分场的一条小路边就是19岁男生徐凯的家。他家门前的院子里还摆放着几张桌椅板凳,用砖头新搭建的炉灶还没拆除,屋里坐满了悲伤的亲戚,徐凯的父母呆呆地躺在床上。

徐安永和哥哥以及面包车司机分头寻找,他们沿着江岸找了1公里,花了近40分钟,也未能找到这4名孩子。下午5时许,徐安永觉得事情不妙,打电话报警。

徐安永问,他们在哪玩?小张说,徐凯他们4个人在长江里游泳,自己在岸边玩手机。通话间,小张朝江边看了一眼,却没有了同学的人影。

姑妈徐秋秀说,小凯考取大学,下个月8号就要去报到了,前天办酒席,中午有5桌,晚上还有3桌,可午饭后孩子们就出事了,晚上的酒席也取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